當前:伊蒂哈德vs瓦赫达 > 名人故事 > 古人故事

阿布扎比联合vs伊蒂哈德:竟能一夜之間連升四級?張之洞如何征服慈禧?

伊蒂哈德vs瓦赫达 www.yxwsuh.com.cn 作者:張之洞

 

  從正五品的左春坊左庶子,升為從四品的翰林院侍讀學士,其實是正常升遷,并不是破格提拔,沒有體現慈禧對張之洞有多么倚重,張之洞似乎有些失望。這是為什么呢?因為慈禧覺得張之洞是一介書生,他沒有做大官和做大事的經歷。

  張之洞確實是一介書生,從政之后,他一直做翰林和學政,做了翰林和學政后,他又做了言官。在慈禧看來,言官都是一些言過其實的人,他們紙上談兵行,上書言事行,但要是賦予他們執政大權,肯定不行,因為他們沒有獨當一面的事實證明,破格提拔和過分倚重他,肯定有風險。因此,慈禧一直沒有提拔重用張之洞,但她考慮過這事,只是猶豫不決。

  慈禧還在猶豫之間,年僅45歲的慈安太后暴病而死! 慈安死于光緒七年(1881年)三月初十,她從發病到死亡,只經歷了24個小時,她死得太突然了。

  慈安死前沒有任何征兆,三月初九,她只是身體不適,結果在第二天晚上就死了。她死得過于突然和蹊蹺,朝野上下議論紛紛,紛紛懷疑是慈禧謀殺了她。但清史專家通過對大量史料進行分析和論證,為慈禧洗脫了罪名。專家認為,慈安死于腦血管疾病急性發作。當時人們對這種疾病認識不足,所以才會懷疑慈禧。

  慈禧雖然不是導致慈安暴死的真兇,但有關慈安暴死的種種疑團卻彌漫了整個宮廷,慈禧很郁悶,也很無語。在這種情況下,她很難顧及張之洞的升遷問題。

  慈安去世不久,慈禧決定廣開言路,推行仁政。張之洞認為這是一個良機,于是又以加強東南海防和西北邊防力量為由,給慈禧上了一道有關朝廷大員任免的奏折:"東南海防重在兩江,可兩江總督兼南洋大臣劉坤一年老體弱,不能勝任兩江防務。而湘軍水師統帥彭玉麟(1816-1890,湖南衡陽人)卻能征善戰、屢立戰功且精力充沛,堪當此任。"

慈禧

  "西北邊塞重在防守,左宗棠一直督辦新疆軍務,他忠勇可嘉,可陜甘總督曾國荃(1824-1890,湖南雙峰人)遲遲不到任,加上他最近連喪一子一侄,所以他更無心西北防務。浙江巡撫譚鐘麟曾擔任過陜西巡撫,他對西北的情況很熟悉,可擢升他為陜甘總督。另外,左宗棠的部將張曜也很忠勇,可令他幫辦西北軍務。"

  張之洞的這項人事任免建議十分中肯,慈禧照章采納。從表面上看,他舉薦了彭玉麟、譚鐘麟、張曜,自然是和他們拉上了關系;他參劾了劉坤一和曾國荃,自然是得罪了這兩位元老,其實不盡然。

  張之洞上這道奏折,正合朝廷和慈禧之意。他在上這道奏折之前,就捕捉到了慈禧對這幾個大員態度信息。原來,在張之洞上疏之前,彭玉麟就上疏參劾劉坤一"耽于逸樂,精神疲弱,于公事不能整頓","廣蓄姬妾,稀見賓客,且縱容家丁,收受門包(紅包)",等等。

  看到這道奏折后,慈禧十分為難,因為彭、劉二人均為元老重臣,她無論得罪誰,結果都不好,于是置之不理。其實她內心是想罷免劉坤一的,只是因為有所顧忌。慈禧的這種心思被張之洞窺知,他上的那道奏折,恰如其分,深合慈禧心意。

  不久,慈禧召劉坤一進京謁見,并令彭玉麟出任兩江總督。劉坤一知道彭玉麟參了他,也知道張之洞又在背后點了一把火,他很生氣,索性以養病為由鄉居起來,直到九年之后,他才出山,再度出任兩江總督兼南洋大臣。

  彭玉麟參劾劉坤一并不是出于私心上位,上任兩江總督不久,他就遞交了辭呈,返回原任。隨后,朝廷便調任左宗棠接任兩江總督兼南洋大臣。在這件事情上,張之洞確實得罪了劉坤一。不過不要緊,劉坤一算得上是正人君子,他雖然忌恨張之洞,但他一點兒也不小人。

  在西北大員任免建議方面,張之洞看似得罪了曾國荃,其實他是成全了曾國荃,曾國荃打心底感謝他。曾國荃是曾國藩的九弟,人稱曾老九,他同哥哥曾國藩一道,在鎮壓太平天國等農民起義軍中建立了不朽軍功,他厥功甚偉,脾氣又臭又硬。張之洞哪兒敢得罪他?

  曾國荃自打接到陜甘總督的任命通知后,一直拖病不上任,慈禧知道他是嫌棄西北地區寒冷貧困,故意為之,可她很難辦,因為曾國荃同他哥哥曾國藩一樣,都是朝廷的有功之臣,他在鎮壓天平太國等農民起義軍中,屢立戰功且傷痕累累。

  正是考慮到這一點,慈禧才沒有難為他,但除了曾國荃之外,陜甘總督一職沒有合適的人選,看了張之洞的建議后,慈禧頓時松了一口氣。于是,她馬上把曾國荃調往山海關督辦軍務,并擢升了譚鐘麟和張曜。

  張之洞上的這道奏折,既拉攏了和幾位大員(劉坤一除外)之間的關系,也深度契合了慈禧的心意,慈禧再次對他刮目相看。

  ● 慈禧需要"曾國藩"  通過推翻東鄉慘案、力阻崇厚賣國、扳回午門冤案這一系列重大事件,慈禧越來越看好張之洞,她始終沒有放棄破格提拔張之洞的想法。隨著張之洞的表現越來越出色,她的這種想法也越來越強烈。她似乎從張之洞的身上,看到了一個人的影子:曾國藩。

  40年前,鴉片戰爭爆發,帝國內憂外患,道光皇帝慧眼識珠,重用曾國藩。曾國藩不負厚望,他竟然光著屁股,走進國庫,清查庫銀,立了大功。后來,他在一夜之間由四品官升為二品大員,連升四級,一時輿論嘩然。

  曾國藩深得皇恩,也知恩圖報。道光皇帝死后,他不僅成了鎮壓太平天國等農民起義軍的頭號功臣,也成了興辦洋務實業的首領,且位居中興名臣之首。他為大清帝國的穩定和繁榮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這是道光皇帝破格提拔和重用曾國藩的結果。但是,曾國藩在為朝廷立功的同時,也給慈禧帶來了不可忽視的隱患:在朝廷大員中、在各省督撫中,有相當一部分人都來自曾國藩所領導的湘系和他的門生李鴻章所領導的淮系。如果任這兩派勢力無限制地發展,那么朝廷和慈禧的政權就很有可能旁落他人之手!

  這可使不得,萬萬使不得!因此,慈禧一直在培植自己的勢力,一直在物色屬于自己的"曾國藩",而張之洞就是最合適的人選。

  在慈禧看來,張之洞雖是一介書生,可他愣是憑借一己之力,推翻東鄉慘案,力阻崇厚賣國,扳回午門冤案。這等大事不是一般人能夠辦到的,他能夠辦到,說明他不是一般人。只要重用他,他一定會成為我的臂膀,成為帝國的柱石,他有這個潛質。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他在辦這些大事的時候,不僅堅持了原則,堅守了正義,還充分考慮了我的感受,給足了我面子,真可謂是用心良苦。

  張之洞,我就這樣被你征服,我決定破格提拔你!

  ● 連升四級,一夜走紅  光緒七年(1881年)六月,慈禧終于作出一個醞釀已久的決定。她就像當年道光皇帝破格提拔曾國藩那樣,也讓張之洞在一夜之間,由從四品的翰林院侍講學士,直接升為從二品的內閣學士、禮部侍郎!

  一夜之間,張之洞連升四級!

  這實在是一個升官奇跡!

  在封建社會,官員每升一級,都要經過數年或更長時間的歷練,張之洞雖然沒在正四品、從三品、正三品的職位上歷練過,但他以前的升遷速度太慢了。他太憋屈了,他是那么有才,他應該被破格提拔。

  在咸豐、同治、光緒三朝,張之洞是一夜之間連升四級的唯一幸運兒。他終于混出頭了,他長舒了一口氣。

  前半輩子升遷慢的歷史一去不返了,接下來,他將步入后半輩子的輝煌人生?;厥墜?,他并不介意前半輩子的遭遇,他甚至很樂觀地認為:前輩子升遷慢,等于是人生在做俯臥撐,做得越久,力量就儲存得越大。一旦站起來,那將是一個大力金剛。

  慈禧姐姐,我張之洞就是一個大力金剛,你如此器重我,說明你很有眼力。在未來未知的日子里,我是不會讓你失望的,我就是新時期的曾國藩!

  擁有了我,你就擁有了大清的半壁江山!

  我,你值得擁有!

  張之洞可以說是一夜走紅,一舉成名!滿朝文武都羨慕嫉妒,巴結討好。湖廣總督、李鴻章的大哥李瀚章(1821-1899年,安徽合肥人)和湖北巡撫彭祖賢還聯名邀請他出任湖北通志局總纂(地方志總編輯)。

  李瀚章和彭祖賢的熱誠值得肯定,可他們太沒眼力見兒了,且不說張之洞是慈禧的紅人,十足的潛力股官員,單說他目前是朝廷二品大員,堂堂副部級高官,怎么可能委身到地方擔任司局級的地方志總編輯呢?張之洞拒絕了他們,不過他的態度很低調、很委婉,他堅信自己在不久的將來,會被慈禧委以重任。

  ● 臨危受命,巡撫山西  果然,在光緒七年(1881年)十月十六日,他就接到了朝廷的一紙任命:出任山西巡撫!

  這人要是走運了,想啥來啥。張之洞就是這樣,他想到了這個結果,他想要這個結果,為了這個結果,他等了近20年!

  巡撫相當于省長,也是從二品官,雖然與內閣學士、禮部侍郎同級,但論實權,巡撫要遠遠大于內閣學士、禮部侍郎,因為巡撫是真正意義上的封疆大吏,而內閣學士、禮部侍郎則是有職無權的朝廷高官。

  為了以示區別,我們權且把在朝廷做官的臣子稱為朝臣,也可以稱為京官;把在地方做官的臣子稱為疆臣,也可以稱為地方官。從此,張之洞結束了朝臣生涯,成為一名疆臣。

  擔任封疆大吏是張之洞20年來的不懈追求。記得20年前,族兄張之萬曾對他說:"你的文章寫得棒極了,想法也是很好的,不過這些好想法,還是等你今后成為封疆大吏時再去實現吧。"20年來,每每想起這句話,他心里都不是滋味。

  如今,再想起那句話時,他感慨萬端!因為他終于實現做封疆大吏的夢想了,他有滿腔的政治理想和抱負,他就等著當上封疆大吏后再去實現,那就盡情地去實現吧。

  這一切得感謝慈禧的恩寵,如果沒有慈禧的恩寵,還不知道他現在干嗎呢。這一切也得感謝李鴻藻和醇親王的舉薦。

  李鴻藻十分器重張之洞,他是張之洞的靠山,張之洞所做的那幾件大事,不僅為清流黨爭了光,也給他長了臉,他理所當然地在慈禧面前舉薦張之洞。

  李鴻藻舉薦張之洞,還出于另外一個原因:張之洞在短短兩年的時間內,就因為上書言事,而從一個六品官躍升至二品大員,這肯定會引起朝中其他官員的嫉妒和眼紅。加上他在上書言事時,沒少得罪朝廷權貴,日后肯定會遭到他們的打擊報復。他不希望張之洞遭遇不測,于是他向慈禧舉薦張之洞出任山西巡撫。

  至于醇親王,他欠著張之洞一個人情:兩年前,張之洞上疏駁斥了吳可讀,力挺了慈禧,進一步確立了光緒帝帝位。醇親王一直記著張之洞的好,加上他們政見一致,而且他們又都是張之萬最親近的人,所以他也舉薦張之洞。

  慈禧一向倚重李鴻藻,也越來越倚重醇親王,甚至有意讓醇親王接替恭親王,她肯定會采納李鴻藻和醇親王的意見。湊巧的是,慈禧正在物色新的山西巡撫人選,聽了李鴻藻和醇親王的舉薦后,她馬上應允。

  當然,這一切也得靠他張之洞自己努力以及他當憤青的那段經歷。如果他不努力,如果沒有那段憤青的經歷,他就很難出人頭地,也很難受寵于慈禧。

  然而,山西是個爛攤子,比及其他省份,山西的政治更加黑暗,官吏更加腐敗,百姓更加貧困,稅捐更加沉重,民風更加頹靡……

  慈禧把這么一個爛攤子扔給張之洞,是對他的考驗呢,還是把他架在火爐上烤?對于這個爛攤子,他該怎么收拾呢?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免責聲明:本文(含所附圖片)由熱心網友 “浪” 上傳發布,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張之洞簡介】
張之洞

張之洞(1837—1909),字孝達,號香濤,又是總督,稱“帥”,故時人皆呼之為“張香帥”。晚清名臣、清代洋務派代表人物,出生于貴州興義府,祖籍直隸南皮。咸豐二年(1852年)十六歲中順天府解元,同治二年(1863年)二十七歲中進士第三名探花,授翰林院編修,歷任教習、侍讀、侍講、內閣學士、山西巡撫、兩廣總督、湖廣總督、兩江總督(多次署理,從未實授)、軍機大臣等職,官至體仁閣大學士。張之洞早年是清流派首領,后成為洋務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教育方面,他創辦了自強學堂(今武漢大學前身)、三江師范學堂(今南京大學前身)、湖北農務學堂、湖北武昌蒙養院、湖北工藝學堂、慈恩學堂(南皮縣第一中學)、廣雅書院等。政治上主張“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工業上創辦漢陽鐵廠、大冶鐵礦、湖北槍炮廠等。八國聯軍入侵時,大沽炮臺失守,張之洞會同兩江總督劉坤一與駐上海各國領事議訂“東南互保”,并鎮壓維新派的唐才常、林圭、秦力山等自立軍起義,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11月,以顧命重臣晉太子太保,次年病卒,謚文襄。有《張文襄公全集》。張之洞與曾國藩、李鴻章、左宗棠并稱“晚清中興四大名臣”。

張之洞.jpg

本    名
張之洞
別    稱
張香帥
字    號
字孝達,號香濤、無競居士、抱冰
所處時代
晚清
民族族群
漢族
出生地
貴州興義府
出生時間
道光十七年(1837年)9月2日
去世時間
宣統元年(1909年)10月4日
主要作品
《勸學篇》、《張文襄公全集》
主要成就
發展軍工重工業;創辦了華科大、武大、南大等多所學校
祖    籍
河北省滄州市南皮縣
官    職
兩廣、湖廣、兩江總督,軍機大臣
追    贈
太保
謚    號
文襄
CopyRight 2017 | 伊蒂哈德vs瓦赫达 | 郵件:| 魯ICP備15023639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