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伊蒂哈德vs瓦赫达 > 資料

比艾因伊蒂哈德:徐燦的詞以婉約為本色、以女性色彩為美學特征的傳統

伊蒂哈德vs瓦赫达 www.yxwsuh.com.cn 作者:徐燦

 

朱孝臧等前人評價徐燦的詞作

每以之與李清照并稱,如前引朱孝臧《望江南》詞稱其“詞似易安”,陳維崧則稱其詞“姒蓄清照”。周銘在《林下詞選》中贊其詞“得北宋風格,絕去纖佻之習。其冠冕處,即李易安亦當避席”。陳廷焯在《白雨齋詞話》卷五中謂“閨秀工為詞者,前則李易安,后則徐湘蕷”;又在《詞則·放歌集》卷六中評其《永遇樂·舟中感舊》詞時,推為“可與李易安并峙千古”,在《詞則·閑情集》卷六中評其《水龍吟·春閨》詞云:“神味淵永,固自不讓李易安。”

徐燦的詞以婉約為本色、以女性色彩為美學特征的傳統

南宋以來,徐燦實為唯一可與李清照抗衡的女詞人

如果全面比照兩人的詞作,則各有獨到之處。李清照的一些名作固非徐燦所能及,徐燦的一些感慨跌宕之作也非李清照所能做到。徐燦的詞,一是立意較高,二是取徑較寬。據陳之遴《拙政園詩馀序》云,其“所愛玩者,南唐則后主,宋則永叔、子瞻、少游、易安,明則元美。若大晟樂正輩,以為靡靡無足取”。這可以看做她的詞學主張。由于立意高、取徑寬,其詞作的視野較廣、容量較大。通觀《拙政園詩馀》,其反映的生活面、感情面,遠較《漱玉詞》所反映的為開闊。 《拙政園詩馀》中,如前文所舉《青玉案·吊古》、《少年游·有感》、《踏莎行·初春》、《滿江紅·將至京寄素庵》、《永遇樂·舟中感舊》、《唐多令·感懷》、《滿江紅·聞雁》諸作,在《漱玉詞》中是看不到的。

徐燦的作品具有與李清照詞頗不相同的風貌
王士稹在《花草蒙拾》中云:“婉約以易安為宗。”蓋詞至《花間》始成熟、定型;而《花間》詞,就其寫作要求而言,不過“用資羽蓋之歡”, “用助嬌嬈之態”,主要乃綺宴伎席上應歌之作,普遍具有女性色彩,遂為此一文學體式在其源頭處注入了一種以婉約為本色的女性美。通觀《漱玉詞》,李清照的作品固主要用女性的語言,表女性的情思,以富有女性色彩為其詞的美學特征;也可以說,她繼承和發展的是《花間》一脈的傳統,沒有越出以婉約為本色的圈子,故其《詞論》嘗譏“一洗綺羅香澤之態、擺脫綢繆宛轉之度”的蘇軾詞為“句讀不葺之詩”。而徐燦的部分作品,則越出了詞以婉約為本色、以女性色彩為美學特征的傳統,使其具有與李清照詞頗不相同的風貌,也使一些男性本位主義的詞評家大為驚奇,如:倪一擎在《續名媛詞話》中謂其《青玉案·吊古》詞“非繡箔中人語”,陳廷焯在《詞則》中評其《永遇樂·舟中感舊》詞時驚嘆“不謂婦人有此杰筆”,又贊其《滿江紅·將至京寄素庵》詞云:“有筆力,有感慨,偏出自婦人手,奇矣。”

從女性視角、寫女性心曲的由詞語到詞情都不失婉約本色的篇什
這是論述徐燦詞時首先應看到的一面;在另一方面,當然還應看到,《拙政園詩馀》中也有大量從女性視角、寫女性心曲的由詞語到詞情都不失婉約本色的篇什。例如:翠帳春寒,玉爐煙細,病懷如許。水晝愔愔,黃昏悄悄,金博添愁炷。薄幸楊花,多情燕子,時向瑣窗細語。怨東風、一夕無端,狼藉幾番紅雨。 曲曲闌干,沉沉簾幕,嫩草王孫歸路。短夢飛云,冷香侵佩,別有傷心處。半暖微寒,欲晴還雨,消得許多愁否?春來也、愁隨春長,肯放春歸去?(《永遇樂·病中》)譚獻在《篋中詞》卷五中謂“此詞殊怨”,而在怨情的表達方面,幽約宛轉,固為顯示女性色彩的怨詞。再如:小雨做春愁,愁到眉邊住。道是愁心春帶來,春又來何處? 屈指算花期,轉眼花歸去。也擬花前學惜春,春去花無據。(《卜算子·春愁》)

前人的作品中對徐燦作品的評價

陳維崧在《婦人集》中稱其“道是”兩句“兼撮屯田、淮海諸勝”。又如:不識秋來鏡里,個中時見啼妝。碧波清露殢紅香。蓮心羞結,多半是空房。 低閣垂楊舞罷,窺簾歸雁成行。夢魂曾到水云鄉。細風將雨,一夜冷銀塘。(《臨江仙·閨情》)春到眉端,還怕愁無著處。問年華、替誰為主。怨香零粉,待春來憐護。被東風、霎時吹去。 目望南云,難道夢歸無據。遍天涯、亂紅如許。絲絲垂柳,帶恨舒千縷。這番又、一簾梅雨。

 (《風中柳·春閨》)隔花深處聞鶯,小閣鎖愁東風驟。濃陰侵幔,飛紅堆砌,殿春時候。送晚微寒,將歸雙燕,去來迤逗。想冰柱凄鶴,寶釵分鳳,別時語、無還有。 怕聽玉壺催漏。滿珠簾、月和煙瘦。微云卷恨,春波釀淚,為誰眉皺?夢里憐香,燈前顧影,一番消受。恰無聊、問取花枝,人長悶、花愁否?(《水龍吟·春閨》)
對前兩首詞,陳廷焯在《詞則·別調集》中分別評為:“絕去纖冶之習,乃見凄絕”;“意纏綿而語沉郁,居然作手”。對后一首詞,陳在《詞則·閑情集》中既贊其“神味淵永”,又稱其“綿麗,得北宋遺意”。倪一擎《續名媛詞話》還舉徐燦《醉花陰·風雨》“殘月又模糊,空照人愁,沒個分明處”,《玉樓春·寄別四娘》“雨聲欲逐淚痕多,知道淚痕多幾許”,《憶秦娥·春歸》“殘紅少,一簾疏雨,半庭煙草”,《踏莎行·餞春》兩首之二“杜鵑啼斷夕陽枝,月明又到花深處”,《永遇樂·寄素庵》“有恨黃昏,無情玉笛,催落江梅寒月”諸句,謂其“皆清微淡婉,得北宋詞家三昧”。

徐燦與李清照的作品相比是互有高下、各有千秋
不過這些顯示詞的女性美的婉約之作,若與李清照的名篇如《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鳳凰臺上憶吹簫》(香冷金猊)、《一剪梅》(紅藕香殘玉簟秋)、《醉花陰》(薄霧濃云愁永晝)、《念奴嬌》(蕭條庭院)、《武陵春》(風住塵香花已盡)、《聲聲慢》(尋尋覓覓)諸詞相比,則不免遜色。兩人的作品本是互有高下、各有千秋的。令人惋惜的是:現今傳世的《拙政園詩馀》,編成于清順治七年(1650年),時徐燦尚在中年?!妒擰匪沾什蛔惆偈?,本為“初集”。如此“初集”付梓后特別是其出塞后所寫的詞能流傳于世,其中必多刻骨銘心、感蕩性靈之作,而竟“不以一字落人間矣”。
 

徐燦的詞以婉約為本色、以女性色彩為美學特征的傳統

免責聲明:本文(含所附圖片)由熱心網友 “有范兒的姐╭╭╭xxx” 上傳發布,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參考資料

徐燦簡介
徐燦

徐燦(約1618-1698),字湘蘋,又字明深、明霞,號深明,又號紫言(竹字頭)。江南吳縣(今蘇州市西南)人。明末清初女詞人、詩人、書畫家,為“蕉園五子”之一。光祿丞徐子懋女,弘文院大學士海寧陳之遴繼妻。從夫宦游,封一品夫人。工詩,尤長于詞學。她的詞多抒發故國之思、興亡之感。又善屬文、精書畫、所畫仕女設色淡雅、筆法古秀、工凈有度、得北宋人法,晚年畫水墨觀音、間作花草。著有《拙政園詩馀》三卷,詩集《拙政園詩集》二卷,凡詩二百四十六首,今皆存。

徐燦

中文名
徐燦
別    名
字湘蘋,又字明深、明霞,號深明
國    籍
明末清初
出生地
今蘇州市西南
出生日期
約1618
逝世日期
約1698
職    業
詞人、詩人、書畫家
代表作品
《拙政園詩馀》,《拙政園詩集》
CopyRight 2017 | 伊蒂哈德vs瓦赫达 | 郵件:| 魯ICP備15023639號-1